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澄明的博客

 
 
 

日志

 
 

【转载】印度:这个国家太复杂  

2017-05-18 11:31:03|  分类: 各地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对印度的任何评价都是正确的,但是相反的观点可能也是正确的,这个国家太复杂了。”
        摘要:印度人也许不怕热,即使是在印度国防部大楼里,海军参谋长、空军参谋长和陆军参谋长这样的军队最高将领(总统是三军总司令)的办公室,也没有装空调,夏天高温常达45度左右,他们的办公室里却也只有电扇在转。马哈拉斯特拉邦邦长的会客厅和宴会厅里也没有空调。这有点怪吧?是因为印度太穷,连三军高级将领和一邦之长都没钱安空调,还是高官们珍惜纳税人的每一分钱,艰苦奋斗,与大家打成一片?此外,从印度政府总理以下,任何官员乘坐的都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同一颜色的国产车,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以致老百姓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乘外国车、高档车的都不是当官的。

       编者按
         “对印度的任何评价都是正确的,但是相反的观点可能也是正确的,这个国家太复杂了。”2002年7月到2004年12月,作为中国驻印度孟买总领事的袁南生,在印度工作了825天。在他看来,是一个“谜一般的国家”,难以理解,甚至不可思议的现象太多了,“在某种意义上,我在印度的工作过程,也就是一个感受、思考和破解印度之谜的过程。”以下是袁南生在其著作《被我们误读的世界》中所写的《印度之谜》一章,文字有删节。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摔跤吧,爸爸》剧照

一、谜,纷至沓来

1.残疾人当礼宾官

从一踏上印度的大地,谜就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到我面前。在班加罗尔机场,代表官方接待我的礼宾官迪尔先生竟然是一个走路一拐一拐的残疾人。印度人口仅次于中国,有的是人,却为什么让一个残疾人担任涉外的礼宾官员呢?迪尔先生猜到了我心中的疑惑,他主动告诉我,印度法律规定:有多少残疾人,公务员中就必须为他们保留相应比例的名额;卡纳塔克邦有7%的残疾人,因此给残疾人保留7%的名额,他是获得硕士学位后,通过考试成为礼宾官员的。

2.半国人吃素

我在印度出席的第一个宴会是印度朋友克瑞迪亚60大寿的寿宴。我找遍了所有的菜盘,竟然全是素菜,不仅连鸡蛋都没有,而且连土豆、红薯、萝卜等菜都没有,吃的全是地面上长出的东西。接着,我又产生了一系列谜一般的疑问:为什么吃素的人占印度人口一半以上?为什么印度会产生越有地位、越有文化的人越吃素,反之,越没有地位、越没有文化的人什么都吃这一现象?为什么一些印度人对素食的较真会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例如,印度朋友科米卡对我说,他访问中国期间,中国餐馆用煮过荤菜的锅给他做素食,那怎么行呢?为什么前总统文卡特莱曼权贵名流等组织素食主义者协会,宣传素食主义如此卖力?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印度的素食主义者

3.开会争坐前排

我在印度出席的第一个大会是是印度商人商会成立96周年庆典。以后,开会多了,谜也逐渐多起来。为什么印度人开会,都争着坐前面? 为什么印度人开起会来,会场秩序出奇地好,我从没有看见有人在会场上抽烟,从未看见印度人开会时在台下窃窃私语开小会。印度人开会时即使上厕所或接听手机需暂时离开会场,也是猫着腰,悄悄离去,至于开会时打瞌睡这一现象,有,但难得看到。更有甚者,中国人多数带着耳朵去开会,印度人参加会议, 既是为了听人家说什么,更是为了让人家听自己说点什么。也许是由于这个原因,任何演讲者讲完之后,都必须留出时间回答与会者的提问。而不少人提问前,往往要大侃一通,把自己的看法阐述一遍,然后,再提出问题。很容易看出来,一些人提问只是一个借口,借机发表自己的见解才是真实目的。许多发言者事先都作了认真准备,上台时手中都拿着稿子,但很少有人照本宣科,一个比一个幽默诙谐,引得台下笑声此起彼伏。

在班加罗尔2002国际软件博览峰会上,印度总统加兰姆在讲话时说,我的讲话稿反正报纸上会登出来,我就不念了,你们自己以后读报就是了,我给你们说点别的东西吧,引得台下掌声雷动。

在印度人的会议上,常常听到的并非只有一种声音。我注意到,印度人参加会议,既能直抒己见,又能注意不强加于人,虽然看法相左,甚至唇枪舌战,但却始终注意彬彬有礼,尊重对方。讲完后,互相握手致意,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又相逢了,尽显君子风范、绅士气度,台下听众对发表不同意见者,都给予鼓掌,对不中听者,并不发出嘘声。

4.舞厅不接待单身男女

我第一次逛街时,就遇到到了一个个的谜。印度人理发,男女分开,有为男人开的理发店,有为女人开的美容店,女人不为男人理发,男人也不为女人美容。印度人开的舞厅,必须男女成双成对才能进去,若是单独一人,则恕不接待。按摩室也是男女有别,男女分开。

5.一国人语言不通 说话靠比划

印度是语言大国,仅在孟买,大街上人们说的至少有26种官方语言,每一个邦都有自己的官方语言,中小学生在学校里,既要学全国通用的印地语,也要学英语,还要学邦里的官方语言。我出席的一次会议,有人讲英语,有人讲印地语,有人讲马拉地语,还有人讲古吉拉特语,结果,一些人听不懂。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却常常要靠比比划划来相互沟通,你说怪不怪?

二、谜:无所不在

1.穷人一身是谜

印度贫富悬殊之大,可以说是世界之最,1400万人口的孟买,竟有770万人住在贫民窟里,比例高达55%。然而,两极如此对立的印度,社会治安状况却总体不错,犯罪率并不高,

基本上没有拐卖妇女和儿童,没有集体偷渡的现象。尽管印度数亿人口没有脱贫,许多人露宿街头,以乞讨为生,但非法出境的案件实在不多。没有人靠当蛇头,做“人贩子”生意为生。印度基本上没有盗版软件和光盘,假冒伪劣产品,特别是假冒伪劣药品,不敢说没有,但确实因少而难得发现。印度不少人很穷,迫切想发家致富,但为什么没有走上这条邪道,值得琢磨。印度医院用血靠捐献,社会上有负责捐献血的慈善组织,愿意捐献者事先登记在册,需要时通知到医院捐献,愿意捐献者不乏其人,医院不买血,穷人也不卖血。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印度很多穷人直接睡在大街上

几千年来,印度历史上从来没有没有哪一个封建王朝是被农民起义推翻的。相比中国,印度人显得那样逆来顺受,不愿意造反,这又是一个谜。

2.富人一身是谜

媒体上经常看到关于印度富人施舍的报道。不少印度富人乐于行善,主动施舍。例如,2003年,印度撒哈拉集团董事长罗易的长子举行婚礼时,为101对无钱办婚礼的新人举办了集体婚礼,并赠给他们20万卢比的支票。第三天,小儿子也举行订婚仪式,又向14万穷人免费发放了食品。印度不少高校是私立的,学费并不太贵(外国学生攻读硕士学位的学费、食宿费总共6000美元),完全靠学费学校根本办不下去,钱从哪里来呢?来自于社会的捐款。公立大学,特别是像新德里大学、尼赫鲁大学这样著名的公立大学,学生几乎不用交费,学校管食宿,一年学费、吃住加在一块,只合人民币1600元左右。公立大学的钱从哪里来呢?主要也来自社会的捐款。印度最大的私人财团“塔塔集团”形成了赞助慈善事业的机制,其控股公司“塔塔之子有限公司”拥有下面各公司25-38%不等的股份,而“塔塔之子”的65%股份是由两个非营利性的托管机构所拥有。赢利的65%进入慈善基金,再投入慈善事业。印度首富普莱姆基一个人赞助办了100所学校。

3.男人一身是谜

在印度,男人干女人的活,如扫地、抹灰、端盘子,饭店里的服务员,家里雇的佣人,绝大多数是男的。烟酒在印度男人中不那么流行,抽烟的人极少,公务往来和红白喜事,从未有人敬烟。印度的烟仅10支装,比中国的烟短。印度人口袋里装一包烟、一个打火机的不多,许多烟民宁愿买一支抽一支,且常常躲起来抽。

4.女人一身是谜

在乡下种地,在城里疏通阴沟、搬运沙石、打扫大街等等,主要是女人在干。在许多国家,男婚女嫁时,男方总要给女方可观的彩礼,但是,在印度却恰恰相反,一个女子在结婚时,需要给男方陪送大量的嫁妆,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还要送一辆汽车。一个获得英国博士学位的婆罗门如果要娶妻的话,对方的嫁妆可能要100万卢比(将近20万人民币)。婚礼的费用也由女方负担。如果丈夫对嫁妆数量不满意,会经常打骂妻子,妻子也觉得做不起人,沉重的精神压力使许多女子被迫自杀,不少穷人家的女儿因无力置办嫁妆只能终身不嫁,老死闺中。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在印度,不少穷人家的女儿因无力置办嫁妆只能终身不嫁,老死闺中

由于在印度生女孩比生男孩的压力要大得多,将来付出的嫁妆是一个沉重的家庭负担。因此,在一些城市里,一些私人堕胎诊所打出的广告语就是:“今天你花400卢比,将来可能会省40万卢比”。印度寡妇命运悲惨,以前常常自焚殉夫。马克思曾谈到英国殖民当局当年曾下令禁止殉夫,然而,在加尔各答、孟买等地,50万印度妇女当时上街示威,竟强烈要求还妇女以殉夫的权利。英迪拉.甘地夫人担任总理时,在新德里还发生过一些妇女支持自焚殉夫的游行,遭到这位铁娘子的严厉痛斥。然而,2002年8月,在中央邦又发生逼迫65岁寡妇自焚殉夫的事情,逼迫者当中,还包括寡妇的2个儿子,真是匪夷所思。

5.当官的一身是谜

印度人也许不怕热,即使是在印度国防部大楼里,海军参谋长、空军参谋长和陆军参谋长这样的军队最高将领(总统是三军总司令)的办公室,也没有装空调,夏天高温常达45度左右,他们的办公室里却也只有电扇在转。马哈拉斯特拉邦邦长的会客厅和宴会厅里也没有空调。这有点怪吧?是因为印度太穷,连三军高级将领和一邦之长都没钱安空调,还是高官们珍惜纳税人的每一分钱,艰苦奋斗,与大家打成一片?此外,从印度政府总理以下,任何官员乘坐的都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同一颜色的国产车,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以致老百姓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乘外国车、高档车的都不是当官的。

6.社会上也处处是谜

例如,印度火车里程比中国长,但没有票贩子,也没有假票。印度火车即使已经开动,你如果沿月台追赶,车上会伸出许多双手拉你一把,并会为你挪出一个呆的地方。印度公共汽车没有车门,车开动后,一些人还跳上跳下。中产阶级人士开小车出门,车里能挤多少人就挤多少人,挤不下的塞到车后物品箱里,警察司空见惯,熟视无睹。车与车相撞了,只要还能走,一声拜拜走人,从未看到过因此而吵架。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印度火车的壮观景象

英国殖民当局在印度栽种鸦片卖到中国,鸦片在中国一度泛滥成灾,导致了鸦片战争。但鸦片的栽种国印度为什么没有泛滥成灾?直到今天,印度吸毒人员仍然远不如中国瘾君子多,这是为什么?一方面,印度法律规定,女孩18岁、男孩21岁才可以结婚,另一方面,童婚在一些地区却依然存在。印度媒体报道,2002年4月20日当天,竟有近3000名4—13岁印度儿童在印中部的昌迪加尔邦举行了集体婚礼。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人士大多计划生育,我认识的不少印度朋友都只有一、两个小孩,但整个国家生育率远远高于中国,一个成人乞丐往往带着三、四个小乞丐。中国庙里拜的是神仙,是菩萨,也拜关公,拜张飞等,不管拜谁,拜的都是人。印度庙多,不仅拜人,还拜动物,到处有老鼠庙、猴子庙、蛇庙等,印度万物为神,究竟有多少神,连印度人自己都说不清楚。特别是神牛在印度为何如此威风,豪华轿车也要为它让路,实在难以理解。2002年10月18日,我在孟买报纸上看到,一群印度教教徒将5名低种姓的“贱民”活活打死,这一惨剧16日晚发生在距离新德里西北75公里处的一个村子。被打死的5名男子年龄都20岁上下,属于低种姓阶层。一直以来,这些人就以剥死牛皮出售为生。而这次不知何故,有人放出谣言称他们剥牛皮时牛还活着。印度教徒冲进警局,将躲在里面寻求庇护的这5名男子揪出,并在一大群警察面前将这5人活活打死,还放火焚烧了其中2人。虽然围观的警察远远超过这帮印度教徒的人数,但因为担心引火上身,无人上前阻止这一暴行。一名试图劝阻的地区行政长官面对暴力,也不得不保持缄默。

从历史上看,印度不仅出怪事,而且出“怪人”。释迦牟尼放着现成的王太子不做,离家出走,漂泊多年,含辛茹苦,在饥寒交迫中终于悟道,创立了佛教,你说怪不怪;筏驮摩那出身于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却抛富弃贵,离妻别子,出家为僧,即使在大庭广众之中也常年一丝不挂,即使蚊子在身上咬,蚂蚁在身上爬,也听其自然,决不杀生。他创立的耆那教几千年不衰,反对一切战争的几百万耆那教徒被政府在法律上免除了兵役。 印度还涌现了终生吃素,只穿自己纺的布,坚决拒绝出任总统及其他一切高位的印度国父甘地。

三、谜,难以理解

说印度是一个谜一样的国度,是因为印度矛盾的现象太多了,这是印度怪人怪事层出不穷,怪思想怪现象不断涌现的一个内在原因。只要稍加留心,这种矛盾性就处处可以发现。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印度教徒相信恒河水有神奇的魔力

第一个矛盾现象是印度人知天乐命,随遇而安,物质生活上总的来说贫穷,但精神生活却几乎人人是“百万富翁”。对许许多多印度人来说,发展不是硬道理,精神享受,优哉优哉,随意一点,洒脱一点,休息好一点,是第一位的选择。印度人假日太多,同这一点恐怕有关。在印度办事常常找不到人,这确实有点怪,因为按照法律或潜规则,他们都休假去了。在印度,公务员一年可以休息200天,军队一年有51个节日。某种宗教教徒过节,其他教徒照样放假,而印度有印度教、伊斯兰教、耆那教、拜火教、佛教、基督教、锡克教、犹太教、巴哈伊教等,每种宗教又有多种节日,因此,只要是某种宗教信徒,就经常生活在节日之中。10亿印度人,几乎人人信教,所以,我们见到的印度人,是常常在拜神,在休闲,而不是在工作,这是不是有点怪?

第二个矛盾现象是印度人不着急,慢慢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人必然干事少,效率低。在印度,公务员和纳税人的比例是1比92,印度某些部门的公务员确实人员少,任务重,但成效大。例如,印度的班加罗尔被誉为南亚的“硅谷”。2003年,在全球被评为软件能力成熟度5级的72家企业中,印度就有50余家,而这50余家中,一半以上集中在班加罗尔。如今,班加罗尔已经成为印度名副其实的软件王国,但是,主管这项工作的卡纳塔克邦政府信息技术、生物工程和科学技术部(相当于我国省级信息产业厅和科技厅),整个工作人员只有7人。人如此之少,工作成效如此显著,这也应当说是一怪吧?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担任谷歌公司执行长的印度人皮猜

第三个矛盾现象是,从总体上看,印度是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国家,但在一些领域里,它又处于十分先进的地位。如印度的文盲率极高,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文盲,但它的高等教育却很发达,在第三世界国家里可算名列前茅。她培养出了世界上第一流的软件工程师。迄今为止,印度已产生了6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中包括文学、物理学、医学、经济学以及和平奖。独立以来,印度培养出来的科技人才数量,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印度人不急不慢,时间好象不值钱,但解决电脑“千年虫”问题却最快、最彻底,赢得了世界第一。在印度,手机拥有者比中国少得多,但印度手机早已是是单向收费。在印度找个网吧特别费劲,但其信息产业却一枝独秀让世界惊奇,以致比尔.盖茨1997年3月访问印度时,说“21世纪的软件超级大国不是美国,不是欧洲,而可能是印度”。有些地方至今还保持着刀耕火种的传统,但印度却能将人造卫星送上太空,并制造出威力巨大的原子弹。印度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但它却拥有两三亿人口的中产阶级,能养得起航空母舰。中国在许多方面较印度要先进得多,例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总产值约为印度的2.45倍,人均产值约为印度的3.77倍。但是,龙象之争中仍然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值得关注,例如,2003年,在股票市场方面,印度有23个股票市场,已全部联网,中国只有2个。上市公司1万家以上,中国不到1300家。印度股票日交易额合人民币400亿元,在全球居第三、四位,中国2003年为133亿元。印度公司上市的资本门槛为8000万人民币,中国则为5000万。

第四个矛盾现象是,许多人虽然受的是西方教育,但价值观、行为方式却是传统的。例如,印度许多IT精英们,应该够现代了,他们引领着印度的新经济,但他们却经常体现出传统和现代的矛盾——穿着新潮西服、打着领带、开着轿车、住着别墅,可婚姻还是父母包办,更要顾及种姓。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穿西服打领带的印度精英

第五个矛盾现象是,印度整体上虽然穷,但却能关注到弱势群体的利益。例如,除了电影、马戏,印度其他演出,对观众来说都是免费的。印度不少剧场只有发票窗口,没有卖票窗口。我曾在印度欣赏过维也纳交响乐团、莫斯科芭蕾舞团、南非歌舞团和许多其他演出,包括印度歌舞的演出,和其他观众一样,我从来都是凭领的票入场。孟买10多个剧场,常年如此免费演出,这算不算一怪?印度公立学校的学费便宜得不可思议。例如,公立中小学校每生每月学费平均仅40—50卢比 (约合人民币8元),印度90%以上的中小学生都在公立学校就读。来自穷困地区的大学生一般都享有助学金。但是,既然收费不贵,为什么印度有那么多的文盲,这又是一个谜。此外,公立医院对所有人都是免费的。印度生活用水、办公用水没人装水表,也没人收水费。我在孟买的办公室也好,家里也好,同印度人一样,只管用水,不管交费。印度还有个奇怪规定,印度的农民可以随便进城,在一个地方居住了30年以上,这个地方就可以属于你。所以在印度的城市里有大片贫民窟。这是由于城乡没有隔断。对于进入城市的农民,政府提供最基本的医保等。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印度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依然很低

如今,无论走在印度哪一个大城市,麦当劳餐厅中身着牛仔装的摩登青年与大街上披着传统纱丽的妇女,鳞次栉比的现代建筑与遍布城乡的庙宇神龛,风驰电掣的轿车与高视阔步的神牛,清晰可闻的上网拨号声与遐迩阵阵的祈祷声……这些矛盾现象,也许正表明当代印度正处在新旧交替、传统与现代共存的历史过渡时期。中央电视台驻印度特派记者张讴对我说:“认识印度,要有勇气把相互冲突的形象拼凑到一起。”这句话真是入木三分,非常深刻。

总之,在印度呆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来越感到印度怪人怪事真是层出不穷,怪思想怪现象实在比比皆是。印度之所以是一个谜一样的国家,就因为这里确实有着太多的怪人怪事怪思想怪现象;这些怪人怪事怪思想怪现象,对中国人来说,不少很可能一时难以理解。

四、谜,耐人寻味

为什么印度有如此之多的难解之谜?为什么印度有这么多中国人难以理解的怪现象?首先,这同印度文化的主体是宗教文化有关;第二,同印度传统哲学思想有关,这一思想主张万物有灵,万物平等,万物轮回;第三,同印度文化是苦感文化有关。如果说西方流行罪感文化,认为人生来是有罪的,每个礼拜要到教堂去赎罪;中国流行乐感文化,相信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煮牛宰羊且为乐”,“莫使金樽空对月”;那么印度则流行苦感文化,认为人越受苦,精神越升华,离神就越近,来世也就越幸福。正因为印度倡导苦感文化,所以,即使在现代大多数人奉行素食主义,同时不断有人加入到苦行僧的行列中。第四,印度文化是张扬个性,强调存异的文化。

印度这个文明古国与生俱来的神秘和庄严感始终是一种诱惑,或者说印度始终是一个难以破解的谜——包容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冲突和矛盾后,这个国家整体上居然平和安静,充满人性。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当年访问印度后曾感慨地说:“印度,你只要见一眼就永远也忘不了,因为它同世界其它地方都不一样。”他既感慨于印度悠久灿烂的文化,也感慨于印度宗教习俗的繁杂,更感慨于其传统色彩与工业文明交汇混杂的神秘气息。也许,我感受到的印度奇怪的方方面面,也许我所谓的“印度之谜”,马克·吐温当年早已感觉到了。尽管在各方面,当代印度与马克· 吐温时代的印度已大不相同,但常驻印度的外国人对马克· 吐温的感慨依然有着强烈的共鸣。

“对印度的任何评价都是正确的,但是相反的观点可能也是正确的,这个国家太复杂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研究员孙士海访问孟买时曾对我这样说过,这句话说绝了,他不愧为印度问题专家。

谜不等于坏事,在中国人看起来是谜的事,也许在印度人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琢磨印度的怪人,品味印度的怪事,解读印度的怪思想,破译印度的怪现象,是一种经历,一种升华,一种沟通,一种享受。(文/袁南生)
中国驻孟买前总领事眼中的印度之谜:这个国家太复杂
图书简介:《被我们误读的世界》 作者:袁南生 台海出版社 2015年5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